特别推荐
热点聚焦
美文

养虫记

  到底还是养了一次虫。

  其实,它们是蚕。一月有余,从蚕蚁、蚕虫,到结茧变蛹、化蛾、产卵,养得格外辛苦。算作宠物吧。虫期漫长,于是称它们为“虫子”。

  蚕蚁,密密麻麻地沾满了三片叶子。要摘嫩桑叶喂它们,就是枝头刚舒展开的那片。两三天后,蚕蚁活动明显,感觉到它们吃食的速度在加快。放进去的叶子,一个时辰后,便会出现许多小眼。小眼逐渐扩大,过一会再去看,已是千疮百孔了。看来,对于虫子来说,吃真是件快意的事儿。

  眼瞅着虫子一天天长大,一个盒子已盛不下,专门去买了塑料网格浅筐。蚕蚁在慢慢长大。一厘米、一点五厘米,一天一个样子。先是头部,然后向下延伸,变灰、变白,最后白胖胖的。一大群簇拥在一起,甚是壮观。

  想起和母亲在田里干活的场景,也就刚分了责任田没几年,庄稼极少打药,生了虫,要靠人工来捉。越是热天,人们越要往坡上跑。棉花要捉棉铃虫,一种长长的青虫,三四公分长,拿叶子捏,一团绿。玉米成熟时,要捉一种大个头的毛毛虫,黑褐色,全身长满长毛,牙齿老长,很是唬人。走在玉米地里,不小心就会粘在衣服上,若再被它咬一下,一片红肿。大多时候,捉不了一垄,就跑出玉米地喘粗气了。剩下的,都是由母亲独自己干完的。又热有累,出了玉米地,先是帮母亲清理身上的那些毛毛虫。那时才感觉,母亲真勇敢!

  谁料,一场灾难悄无声息地降临了。越是平常的东西,越容易被人忽视。惊讶地发现,街道两侧不起眼的花池里,每隔一段距离就散落着一株或几株桑树。枝条也没人修理,一看就知道是野生的。

  看到这么多桑树,心想,这下不用愁了。因为鲜嫩,虫子果然喜欢。放进筐里,它们争着抢着将叶子吃个精光。终于理解了“蚕食”的含义,简直可以用疯狂来描述。结果,第二天,一幅悲惨的画面出现了。

  下班回家,发现有不少虫子顺着筐眼爬到了地上,里里外外全是黄水儿。还能清晰地看出它们挣扎过的痕迹。虫子中毒了!

  那些留在筐子里的,就更惨了。只见它们的身体蜷缩着,浑身暗黄,不停地翻滚着。真是让人心疼!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很难想象一条垂死的生命,需要经历怎样的痛苦。灭顶之灾!细细清理后,损失了近八成。放弃的心都有了。

  这才想起,走过街道时,有喷洒农药的车辆经过。说是为了防治一种叫做美国白蛾的害虫。十分憎恨那些美国白蛾!

  有了这次教训,接下来,喂养虫子更加小心。采来的叶子,首先要用湿软布一片片地轻轻擦拭,然后再叠在一起,用粗纸包裹了,再放进冰箱冷藏。这样既可保持叶子的水分,又新鲜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在距离饮用水源不远的广利河边,又找到了一处桑园。因远离市区,因此,少有人来。桑园足有十来亩,树木高大茂密。走进桑园,除了看见采摘桑葚的人外,采桑叶的寥寥。大概它们是用来绿化的,所以没有限制它们的生长。身处在一片绿海之中,清新、自然,仿佛自由自在地飘浮在海面之上。这次,采的桑叶格外多。带来的袋子都用上了,足够虫子们吃三五天。

  大片的叶子覆上去,眨眼工夫,虫子已钻了洞爬上来。还有一部分干脆在叶子底下,扭着头不住地啃噬。它们的姿势各式各样,有拉成直线的,有回头望月的,有扭缠在一起的,有的干脆沿着叶脉前行,直到占据最高点。看它们吃东西得意洋洋的样子,都有点嫉妒了。

  近前,一阵细碎的“沙沙”声传来。虫子在唱歌!一直不停,音调高低起伏,有时低吟,有时高亢,当你知道这些声音是虫宝宝们发出来的时候,你不禁会为它们点赞!安静、乖巧,整洁、清新,大致养虫子的乐趣就在此于吧。

  大约半个多月后,虫子长到了两三公分,有筷子那么粗。此时,已从原来的一个筐子,扩展到七个。每个筐子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惹人爱怜。这时,虫子一刻不停地在吃,放进去的桑叶,转过头来就吃得干干净净。一天要喂六七次。除了喂养,还得及时清理蚕砂,以防出现传染病。蚕砂,硬硬的,从蚕蚁时就开始收集了。蚕砂是蚕的粪便,可入药,性甘、辛、温,可祛风湿,止痛,民间常拿来充枕芯,有清肝明目之效。蚕的浑身都是宝。此时,静待虫子蜕变时刻的到来。

  大约二十多天后,发现一条个头大的虫子在筐子的一角开始吐丝。丝纤细,金黄色,闪着亮光。虫子们即将结茧了。为了给它们搭小房子,想了许多办法。草芥难找,废纸板却是现成的。用剪刀剪成条状,然后插起来。划了线,用了尺子,还是不成形。倒是虫子们不嫌弃。

  又拉,又拽,把丝绕开,好不容易把那条吐丝的虫子移开,放进格子,孰料,环境改变了,它却不再吐丝了。即使环境再舒适,也不如自己努力寻找的地方好。那条虫子像只无头苍蝇,四处爬动。尽管格子比较高,还是翻过了好几个。过了三五天,它才不情愿地躲在一角结了茧。不过,茧不成样儿。

  发现这个现象后,接下来极少再限制虫子的活动,随它们自由结茧。即将结茧的,虫子就不再吃东西了。它们的身体变得透明、发亮,身体鼓鼓的。吃足了叶子,积累了能量。它们慢慢爬向筐子的边缘,再找个角落。有个三角支撑就行。先吐出一点很粘的液体,可以粘住丝。然后靠晃动脑袋,把丝连起来。

  这就是常说的作茧自缚吧。仔细观察,虫子专心致志,一刻不停地摇动脑袋,眼前的网越来越密,不断加厚。开始还能看到它的身影,最后整个都被包裹起来,看不见了。这个过程经历了一天多时间。虫子蜷缩在里面,随着吐丝,身体会慢慢缩小。它要把最精华的东西,都贡献出来。

  吃的是桑叶,留给世界的,却是美丽的蚕丝。让人们穿得光鲜亮丽!谁又想到,这是一条微不足道的虫子所做的一切。一条蚕,吐得丝足足有两三公里长。这批蚕,多呈金黄色,颜色极为鲜艳。大概是金蚕了。一个椭圆的茧,就是一个房子。或者说,是另一个世界。它,把自己藏起来干什么?

  为了作茧,首先得自缚。唯有自缚,才能抛弃一切身外之物。唯有自缚,才有蜕变后的升华。新,源于旧,源于积累,方能成器。我以为,作茧自缚,不应被列入“贬义词”之列。自缚,并不是无奈、无辜、无意,而是用心、用情、用力,主动地去投入。它,始终明白什么是痛,什么是难,什么是无法阻挡。

  过了一个月,结茧的虫子越来越多。专门收集茧的筐子里,黄白相间,格外诱人。忽然,有一天早晨,发现了一堆茧上面落着一只蛾子。蛾子,看起来很娇弱,全身白黄,肚子鼓鼓的,翅膀上有明显的纹路。与普通蛾子差不多大,只是不会飞,顶多翅膀在不停地扇动。赶紧找来一张白纸,重新铺了一个筐子,方便蛾子甩子。审视眼前的蛾子,不知道它是怎么从茧里出来的。

  仔细检查过茧,成熟后的茧,摸起来外壳较硬。晃动时,能感觉到里面的蛹。即使有锋利的牙齿,也是难以咬破的。它会像蝉一样蜕变吗?翻动那些茧,也没有找到有破壳的。感觉蛾子的出现很神秘!

  自缚后的虫子,要等待四五天。待晃动茧,里面响动清脆时,说明蛹已成了。用剪子剪开一角,深褐色的蛹会掉出来。这时,你会彻底忘掉虫子的模样。虫子大概不想让人们知道它进茧后的样子。

  破茧而出的,是一只长着翅膀、长着足、长着眼睛的蛾子。虽然失去了飞行能力,但肯定做过飞翔的梦。只因无私的奉献,才有了截然不同的形态。让人们记住,在这个世界上,曾有过叫“虫子”的动物。它,与华丽的霓裳无关,与自由自在的飞翔无关。丑陋,不再是虫子的代名词。就如一个人,当他变得苍老的时候,不再愿意示人,宁愿躲在角落里,慢慢地回味一生。

  不想把几百个茧都变成蛾子,有几个或十几个就足够了。选出样子好看,个头大,颜色鲜艳的茧留着。其它的,就把蛹剪出来。那一刻,感觉自己好残忍。只要放出蛹,就意味着一条虫子的生命即将结束。好想问,为什么养虫子,养这么多虫子又是为了什么?为了蚕丝,只有那么一点点;为了蛹,这种大补的食物,亲手养大,哪里吃得下;为了看到那美丽的瞬间,到后来,不过是只不会飞的蛾子。感觉到了失落。

  在选茧时,偶然注意到有一个尖部很软。轻轻一戳,里面的蛾子就出现了。说明蛹已在茧里变成了蛾。终发现了破茧的秘密!

  当蛹长出翅膀,身体渐渐成形后,就在茧的一头,吐出一种液体。这种液体,能够融化丝,小洞刚好够蛾子钻出来。原来,能够自缚就能够解缚。不用为蚕担心。经历了,才懂得质变的价值。

  蚕蛾有雄,有雌。肚子小,翅膀横纹明显、扇动有力的,便是雄蛾了。只要一钻出茧,它就使出浑身解数讨得雌蛾的欢心。雌蛾肚子稍大,除了找可以抓住的东西外,很少见它动。雄蛾,则异常活跃。只要见到雌蛾,就会扇动翅膀靠过去,尾巴翘得老高,围着绕好几圈都不停下来。直到,交合成功。

  蚕茧出雄蛾和雌蛾的比例还挺均匀的。若两只雄蛾,就得一只雌蛾,筐子里可就热闹了。研究结果显示,雄蛾交配完成后,不足三个小时就会结束生命。

  而雌蛾呢?为了完成神圣的使命,产子。它,在纸上缓慢地爬来爬去,边爬边奋力地蠕动尾部,一粒粒小米粒状的子排出来。每只蛾子,都有自己的轨迹。或把子排成圈儿,或排成一排,或散成扇状,形状稀奇,快成绘画大师了。真佩服蛾子的技巧。

  几百个卵子产完,雌蛾也会结束自己的生命。蛾子们,从破茧起,似乎没有想到过要飞舞。据考证,蚕三千多年前就已被驯化家养。它能一代代被留下来,算得上是一个奇迹。从卵到蚕蚁,再到虫子,到变蛹,到蜕变成蛾,短短月余,一个生命已经历了一个轮回。有等待,有快乐,有痛苦,有磨难,也有惊喜。虫子们的追求非常简单,区区只有桑叶。桑叶,也用最淳朴、最简单的方式,忠贞不渝地相伴虫子的一生。

  感谢虫子!(王爱军)

发布时间:2016-12-14 13:31: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