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别推荐
热点聚焦
美文

书里撞见80年前的博览会

  一连数日的雾霾天,外面的风景都化入仙境了,闲时只好在家里找找书中的风景。搁置很久的老舍文集有了用武之地,每每能读到幽默而颇耐咀嚼的材料,大畅读书之快,兴致勃然。

  一日,大约读到1935年左右的文作,发现好多篇作品中频频提到一个看上去有点怪异的词,曰“铁展”。看上下文,似是指一个展销会之类的事物?老舍先生在文中并未对此过多解释,想是当时社会尽人皆知的。我的好奇心来了,于是寻着线索翻检资料,还真挖到了这桩陈年旧事的影子。

  在近代中国,各种类型的“国货博览会”就大行其道。要说当时的社会和政府是很认真的对待“国货”这个概念的,不仅有标准,符合标准的产品还要工商部门和商会团体颁发证书。国货博览会在官商民共同推动下层出不穷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当时的铁道部为了“增加商货运输,改进铁路营业,发展国民经济”,从1933年开始,陆续在上海、南京、北平举办了三届“全国铁路沿线出产货品展览会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铁展”。

  1935年七八月间,第四次铁展在青岛举行。时正值暑假,宽敞的青岛市立中学成为会址的首选。会场共分两院,各铁路局为单位分别设馆,如津浦馆、平汉馆、正太馆等。各馆所列货品,以胶济津浦为最多,售品商共达568家。此次铁展会,陈列商品52300余件,参加厂家2150余家。规模堪称一时之盛。

  各个展馆都费尽了心机进行布展,如胶济铁路馆,给博山煤矿做了一个模型,使人可以看到矿下采煤的场景。多数人是不曾下到矿下边去,旁边展览着许多块黑得发亮的煤块。津浦铁路展馆有谷子地模型,用瓶子装着优质小麦、玉米、谷子。(南)京沪铁路局展馆还有风景模型,如南京中山陵模型,沪杭甬馆中工业用品最多,如脸盆、手电筒、服装。各个展馆展出了当时全国工农业产品。展览馆以外还设有售品所,所出售商品包括各地的名优产品,如山西竹叶青酒、汾酒,上海的钢精壶、锅、丝绸、布料、袜子、鞋……特点是全为国产品,没有任何洋货。截至88日,前来参观者达59.97万余人次。而那时青岛市区人口仅25万,况老幼者很少前来,即便抛本地人重复参观因素,外地人也占相当比例。其热度可见一斑。

  如此盛事当时的作家圈也没缺席。作家王余杞,时为北宁铁路局职员。因铁展会上有“北宁馆”,他从筹备到结束,在青岛工作了半年时间。在此期间,他和洪深、老舍、赵少侯、吴伯萧、王统照、臧克家、王亚平、杜宇、西蒙、孟超、李同愈等11位居青岛的作家、学者,合办了一份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文学周刊:《避暑录话》,为铁展会期间的青岛增添了一抹人文色彩。

  本想避暑的老舍,因频频接待访客,不禁感叹:“有福者避暑,而暑避矣;无福者暑避,而罪来矣。”于时文中,也有妙趣横生的“吐槽”:

  “海岸不敢再去,闭门家中坐,连苍蝇也进不来,岂但避暑,兼作蛰宿。哼,快信来矣,“祈到站……”继以电报,“代定旅舍……”于是拿起腿来,而车站,而码头,而旅馆,而中国旅行社……昼夜奔忙,慷慨激昂,暑避者大汗满头,或者是五行多水。

  这还是好的,更有三更半夜,敲门如雷;起来一看,大小三军,来了一旅,俱是知己哥们儿,携老扶幼,怀抱的娃娃足够一桌,行李五十余件。于是天翻地覆,楼梯底下支架木床,书架上横睡娃娃,凉台上搭帐篷,一直闹到天亮,大家都夸青岛真凉快。

  ……

  凡此种种,有“驻青接待站”经历者,莫不“于我心有戚戚焉”吧?(刘近凯)

发布时间:2017-01-06 09:58:32